“这段时间恍如重生,你们可以给我化名重生。”这个化名听起来颇有些武侠气质,但这对于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来说,确是意义非凡。此时他正躺在浙江大医院(浙大四院)神经外科的病房中,神经外科主任陈毅力、口腔科副主任黄旭刚刚给他拆除了脑后的纱布,直径20厘米的植皮完美地贴合着他的后脑。很难想象,一个礼拜前,他的后脑挂着一个“皮球”大小的巨大肿瘤,溃烂、恶臭。睡觉时他需要把手枕在头下,小心托起重重的“肉球”,轻微一碰枕头就沾上了化脓留下的血水…..自去年8月以来,他在父母的陪伴下辗转省内外10医院,最终来到义乌。4月初,重生在父母的陪伴下走进浙大四院神经外科诊室,大衣的帽子扣在头上,身上还隐隐散发着味道。即使是从医近三十年,第一次见他,陈毅力也着实吃了一惊。头上长出巨大肿瘤的不少见,但体积这么大且因为长期溃烂而发臭这么严重的,确是头一次遇上。原来,早在十二三岁时,“重生”左后脑长出一个绿豆大小的肿块。等到年,“绿豆”长成了“乒乓球”后,及时手术切除。令他们没想到的是一年后复发,“绿豆”又冒了出来。由于第一次手术的疼痛体验,听到“手术”二字他全身上下写满了抗拒,不愿意再次就医。时间飞逝,给肿块“发芽”留下了充足时间,等到去年8月,肿块长成了“小馒头”,发展到6-7公分大小。这时父母坐不住了,带着他四处求医,重生的父亲回忆说,前前医院,来来回回做了无数次检查,花掉了家中不多的四五万块钱存款,却没能找到能够解决的方法,“当时,很多医生都说难度很大,医院,我们就一直换一直换。”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肿块飞速长大,等到去年10月底,已经长成了十七八公分大小,“晚上根本没法儿睡觉,一碰就出血。”“我们孩子运气不好,春节前后碰上医院,疫情刚刚好转,我们就到了上海去看,没想到住了一个月的旅馆,一直漂泊着等待着。”等着等着,终于看上病,却被告知已“治疗意义不大,不必手术了!”乐观的孩子似乎也失去了希望,“爸爸,我可能活不长了。”当重生和父亲说出这句话时,平时寡言少语的沉默的老父亲,不知道背地里流了多少眼泪。幸运的是,最终通过一位老乡的介绍,他们一家怀着最后一线希望,来到浙中医院——浙大四院。“医生,还能救吗?”老父亲向陈毅力主任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眼神近乎写满的绝望。“能?”或者“不能?”这的确是一个充满考验的问题。面对这个棘手的头面部恶性肿瘤,不仅要顺利保障术中能够顺利切除巨大肿瘤。陈毅力介绍,更为“要命”的是,患者术前检查提示,头部肿瘤不仅向外扩张成了硕大的球形,还同时向内侵蚀了头部颅骨,6*8cm颅骨完全被肿瘤“吞噬”,且颅骨内的硬脑膜及脑子的重要引流静脉(静脉窦)是否受侵犯状况不明。6*8cm颅骨完全被肿瘤“吞噬”再有缺损的头皮,一定需要通过大面积植皮补充完整、移行皮瓣需要显微吻合血管才能成活。这些高难度手术还需要口腔科、整形科专家的配合,如果一口应下,大家能不能一并完成这个挑战呢?这个问题,没有人能给出肯定的答案。医者仁心,如果不应下,对这个脆弱的家庭无疑是致命的打击,“绝对不能放过最后的希望!”陈毅力经过一番沉思熟虑诚恳地应下了手术请求。之后,浙大四院组织多次MDT多学科会诊,神经外科、口腔科、整形科、肿瘤科、耳鼻咽喉科等等专家齐聚,对重生的病情进行反复多次严谨的推敲和讨论,最终制定完成手术方案。“为了他,我们必须奋力搏一搏!”4月19日,是重生迎接“重生”的日子,一群省内资深的神经外科、口腔外科、整形外科领域的专家们在这个周末齐聚。手术充满风险和困难,这是他们和患者一家都深谙的道理。这台“巨大”的手术从早上8点半开始,持续到了晚上6点半。整整10个小时的时间里,白发的母亲几次在手术室外嚎啕大哭、坐倒在地,而手术室内“危机四伏”的操作在监测仪“滴滴答答——”声中,显得格外平静和肃穆。手术前半场,神经外科陈毅力主任医师、莫俊主治医师同台,4个小时内将这颗18公分直径的颅内外贯通的肿瘤顺利切除,足有6斤重。术中广泛切除,侵犯的颅骨咬除,侵犯的硬脑膜仔细刮吸除表层再进行双极电凝烫灼。切除的头皮边缘行冰冻组织切片,病理结果呈阴性,说明肿瘤被切除的足够干净。手术很顺利,但是肿瘤切除后的缺损如何修补也是该手术的一大难点。手术后半场,口腔外科黄旭副主任医师联合浙一整形及口腔外科团队,一起完成了高难度的修复手术。由于缺损太大,专家们也经过多次的交流,否定了股前外侧皮瓣/前臂皮瓣等常用的方法。术中,采用游离了背阔肌肌皮瓣,并将肌皮瓣的动静脉和面动静脉对应吻合。由于缺损范围太大,头皮缺损直径达20cm左右,如果取的皮瓣过大,虽然可以保证修复头皮的缺损,却会造成取瓣区的功能影响。因此,修复专家们另辟蹊径,选择性的扩大皮瓣底部面积,而缩小皮瓣表面的皮肤,如此保证了取瓣区的直接关闭,而不够的皮肤再从大腿上另取,手术如预期一样获得成功。“当时看到陈主任出来,告诉我手术成功,我看到他们一个个走路都很虚脱的样子,我的眼泪就哗哗哗的掉下来了。”重生的母亲说,这份感动背后还有一个令人动人的小插曲。原来,手术前一天,重生的父母特意来到了陈毅力办公室,把装有1万元现金的信封,硬是塞到了他手中。陈毅力再三拒绝,将其退回,“医者父母心,我特别懂你们的感受,作为医生我们必定是全力以赴的。”拿着退回的红包,看着眼前严词拒绝的陈毅力,老父亲突然哭扯着嗓子,重重一跪,“你们是救命恩人,我们心中有说不出的感谢……”术后10天,重生在病房里早已可以自由活动。渐渐和医生护士都“混熟了”,原本沉默不爱说话的他,又重新变成了那个活泼的小伙。后脑勺植皮的位置,虽然秃露着头发,却也挡不住他笑着欣赏自己的“帅气侧颜”。“病理结果显示,他患上的恶性肿瘤属于鳞癌,虽是恶性但分化良好,出院后通过预防性化疗巩固疗效,一般来说预后很不错的,甚至可治愈。”4月30日,他们顺利出院,满载轻松和愉快。

戳小花为医生的精湛医术致敬!也祝愿小伙早日康复!

来源:快报金华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推荐阅读

涉及有机更新、美丽乡村建设....义乌又有34个村定下时间表!

4天户%签约!义乌这个村幸福启航!

最高卖到元1公斤!这种常见野果身价暴涨!很多义乌人在摘

戳原文,安装稠州论坛app


本文编辑:佚名
转载请注明出处:网站地址  http://www.eolnm.com//kcyzz/23318.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当前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