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林清清

通讯员张阳胡晓丹田涛

图/医院提供

“欧阳颖主任,宝宝今天满月了,我们带着小哥俩来看您啦!小家伙现在可能吃了,睡得也好,你看都长胖了!”日前,努尔(化名)看着自己和妻子玛日(化名)怀里熟睡的双胞胎儿子,激动地对广东援疆专家道谢。

一个月前,玛日(化名)产下一对双胞胎宝宝,小宝却因为胸片拍摄体位问题,险些被误诊为肺部先天性肿瘤。来自中医院新生儿及儿童重症专科副主任欧阳颖副教授,正在新疆医院(喀地一院)驻点帮扶,任该院新生儿科主任。接诊后,欧阳颖副教授敏锐地察觉到问题,在纠正胸片拍摄体位后,患儿被诊断为先天性膈疝。手术后,患儿病情好转,最终康复出院。

危急!早产双胞胎宝宝患有肺部先天性肿瘤?

4月7日19点,距喀地一院公医院紧急转来了一名新生儿宝宝。

经了解,患儿是4月7日凌晨3点刚出生的早产双胞胎宝宝,由于妈妈在孕期未进行规律产检,出生后才发现大宝正常,小宝体重则仅有2千多克。严重缺氧下,患儿已经明显气促,并且全身青紫。

得知消息后,医院的欧阳颖副教医院,换上衣服。“赶快进行插管及有创机械通气,完善胸片检查!”

“主任,胸片结果提示右肺不张、右肺巨大占位,先天性肿瘤,CT提示右侧气胸、右下肺实变,胸部B超也提示肺部巨大占位,内有血流信号。”扫过检查结果,欧阳颖副教授医院工作般,立即把大家召集了起来,共同商讨、制定治疗方案。

对这张胸片初步分析,宝宝有可能是肿瘤且性质不明,肺部也可能存在先天性发育不良,家属心急如焚。但欧阳颖副教授反复查看片子和患儿,并特意了解了拍胸片的情况。

分秒必争的情况下,欧阳颖副教授果断作出了判断,是胸片拍摄体位问题造成了结果错误。“刘医生,你再带患儿去拍一张胸片,这次务必记得要拍立位片。”

结果大逆转!原为胸片拍摄体位不对

最新的胸片结果出来了。果不其然,结果有了大逆转!

新的胸片显示,肺部占位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由下而上的含气囊腔,宝宝是先天性的膈疝。

就在大家纷纷惊讶结果的不同时,欧阳颖副教授说:“一般来讲,新生儿由于无法站立,都是躺着拍胸片。但这次,我们需要采取‘非常行动’。”她解释道,当怀疑宝宝可能有膈疝时,就需要拍立位片,胸腔里含气体的肠管会在立位片里呈明显串珠状。

诊断明确后,面临的就是棘手的治疗。由于宝宝情况特殊,必须进行手术治疗,欧阳颖副教授在和新生儿科塔西普拉提主任商议后,决定邀请新生儿胸科专家、麻醉科专家进行紧急会诊,当下就制定了详细的手术方案,决定采用“右侧膈疝修补术”为宝宝治疗。

4月11日,手术顺利完成。4月24日,患儿顺利脱离氧气,一次能喝30ml母乳,也能自行排便了。4月25日,宝宝健康出院了。

在宝宝满月之际,努尔(化名)和妻子特意带着孩子,向欧阳颖副教授和新生儿科团队致谢:“是你们救了我孩子!医院,感谢广东援疆专家欧阳教授,是你们的精心治疗才能使他们兄弟俩能有机会共同成长!”

“我们始终相信,在新生儿的身体里,蕴藏着无穷的生命力。只要坚持,就有希望!”看着眼前的两个小可爱,欧阳颖副教授脸上洋溢着藏不住的喜悦。“在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里,我们每天见证着奇迹的诞生。”

广东专家支援南疆,一个月内抢救6名小于1千克患儿

作为广东省第四批医疗人才“组团式”援疆干部,欧阳颖副教授于年3月26日来到喀地一院,执行为期一年的援疆任务。

从事新生儿的救治工作20余年,欧阳颖副教授从死神中挽救过一个又一个重症新生儿,小于1千克宝宝的抢救成功率高达95%左右。当了解到当地的新生儿抢救成功率有待提高时,欧阳颖副教授意识到,自己作为一个新生儿科专家,应该到祖国最需要自己的地方去。

“欧阳教授来到我们科室后,帮科室解决了很多棘手的疑难问题。她坚持每日4次查看重病患儿,手把手地教授科室医生,仁心仁术都令人敬佩!遇到危重症患儿,她总是能奇迹般地从死神手里救回这些可爱的生命。”新生儿科主任塔西甫拉提说道,短短一个多月,欧阳颖副教授已经成功抢救了6个小于1千克的患儿,包括1例真菌性脑膜炎合并肺炎患儿、1例膈疝患儿、3例气胸患儿,还成功救治喀地一院首例胃穿孔合并感染性休克患儿。

“我们真的尽力了吗?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只要你愿意尝试,不到最后一刻就永不放弃。”这是欧阳颖副教授常常挂在嘴边的话语。她把这种不言弃的广东精神,从南粤大地带到了美丽的新疆大地。“来到喀地一院,我希望帮助该院新生儿科提升危重症患儿的救治水平,为更多南疆危重症患儿带去生的希望。”

来源

羊城晚报·羊城派

责编

王敏

审签

谢哲

实习生

周炜琳




本文编辑:佚名
转载请注明出处:网站地址  http://www.eolnm.com//kcyzl/24909.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当前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