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31日是小木木(化名)出院的日子,医院住了整整38天的小木木回到妈妈的怀抱,显得特别安静。

只有小木的家人和医护们知道,这份安静的背后是一场长达一个多月的“劫难”,而劫后小木木的胸腔里,左肺仅仅剩下右肺的五分之一大小!

新生娃娃五脏六腑“乱了套”

於林军为小木木手术

一个多月前,小木木在天台降生,但出生几分钟就出现呼吸快、脸色发青的缺氧表现。在当地检查后考虑先天性膈疝,立即给他用上了呼吸机并筹备手术治疗。一个转运电话后,医院新生儿危重症救治中心出动“生命战车”——新生儿转运呼吸机,将病情告急的小木木接到了医院。

由新生儿科和儿外科医生组成的医疗团队马上进行了会诊。小木的膈疝从临床表现看很可能于早期发生,而越早发生的膈疝对宝宝的威胁也越大,肺发育不良、肺动脉高压的可能性越大,死亡率就越高。

确定病情后,两个多年合作的兄弟科室默契配合,由儿外科主导手术,帮助小木闯手术关;新生儿科负责术后治疗,帮助小木度过肺发育不良和肺动脉高压这两个后续关卡。“闯三关”的考验说着轻巧,但任何一个环节的些微疏漏,都可能让这个刚刚降世的孩子失去生命的希望。

入院第二天,由儿外科副主任於林军主刀为小木木进行了手术。这个新生儿小小身体里因膈疝而错位挤压的脏器在各种刀钳工具的努力下逐一归位,最终手术非常成功。

然而走出手术室的於林军内心并不轻松,手术过程中发现小木木的全部小肠、全部脾脏及大部分结肠、左侧肾上腺等都疝入胸腔,由此判定膈疝是早期形成的,很可能存在肺发育不良,甚至肺血管床发育不良,术后还面临很大的凶险。

医护携手共助孩子“闯三关”

术后小木木的CT影像,左右肺差异明显

小木木的情况果然不乐观,由于肺脏发育较差,她对呼吸机非常依赖,直至术后第六天才改成无创通气,算是有了少许进步。然而术后第八天,小木木又突然出现呼吸困难,氧饱和度维持不住,而经过重新气管插管,这一次呼吸机竟然维持不了氧饱和度的稳定。

在新生儿科主管小木木的罗菁自孩子进科室后就一直担心着,而此时孩子出现了肺动脉高压,罗菁心里紧绷的那根弦还是断了!

高频通气、一氧化氮吸入,营养支持……罗菁守着小木木一步也不敢离开。直至后半夜,氧饱和度终于维持住了,到了凌晨,血压也维持住了,尿量多起来了……孩子的情况暂时稳定。

明明手术成功,可小木木又先后经历了先天性膈疝术后的两大死亡关卡,这让家属也不禁产生质疑:“不是好一点了吗?为什么又加重了?住院这么多天了实质上就是没有好转嘛!医院去!”

主治团队就病情的发展、转运的危险性和治疗方案的选取等方面轮番和家长沟通。小木木的诊断明确、抢救的方向正确,医院的治疗医院并无大差异,当务之急是避免所有可能的危险,尽快把孩子抢救回来。

好在随着治疗的进展,小木木的病情很快有了起色,逐步脱离一氧化氮,随后成功撤机,并进行了肺部CT检查。CT显示小木的左肺只有右肺的五分之一大小。

现在的小木木躲在妈妈的怀里,岁月静好。她也终于能自己吃奶,但因为肺发育不良,吃奶要慢慢的,吃一会儿歇一会儿。这“命悬一线连闯三关“的经历也许无法留在一个新生孩子的记忆里,但对于所有参与救治的医护来说,孩子的平安就是这份工作最大的价值。

来源:台州晚报




本文编辑:佚名
转载请注明出处:网站地址  http://www.eolnm.com//kcyzl/24867.html
当前时间: